寫在2019年年末

「2019年瞬間就結束了。」

人隨著年齡的增長,主觀上會慢慢地感到時間變快了。而我現正經歷這個變化過程,且是感受最強烈的階段。

認真回顧2019年——我做了些什麼事情,身邊發生了什麼事情?其實想説的事情有很多,無奈近年記憶力衰退得誇張,有些事情到底是否2019年發生的也不能肯定,某件事情具體是哪個月份發生的,現在的我其實也不特別在意,但其實是想要記起也記不清楚,只好「強迫」自己不去在意。雖也可以通過各種線索推導出相對正確的結果,但其實也並無這個必要。雖我有時候確忍不住在意這種細微事情,但現在單是要將這些事情整理出來就已要耗費我大量精力,而我現在其實並沒有太多這樣的精力。事情確是發生過,這一點是不會有錯的。

應該是年初,被一個患有憂鬱症的女生單方面絕交。這個事情其實對我打擊頗大,我因為這件事情,又一次開始審視自己的人際關係原則:

我開始思考,我這種「來者不拒」的社交原則是不是有很大的問題,在實踐中,出現的最尖鋭的矛盾就是我肯定並不能真的做到「來者不拒」,這也是理所當然。每個人都是有底線的,精力也有限度,當然忍耐力亦然。

因為「來者不拒」就意味我需要將我的精力不斷地透支、不平均地分配給我身邊的人。這對於我本人並沒有實質上的好處,我之所以堅持這麼多年,主要原因是我內心深處善良,而維持這種善良所需的虛榮心也和我付出的額外成本「收支平衡」,我知道社會上每個人都是不平等的,有人就是會有各種各樣的原因,讓他會被周圍人孤立,這種原因有時候可以很具體,亦有時候無論是他自己,或是孤立他的人都説不清楚;這種原因可以是先天的,事出有因的甚至也可以是表面上「平白無故」的,但很多時候當事人都無法通過一般的努力克服這種不利因素,結果就是他們會被很多人孤立。只是單純孤立的行為,其實無可厚非,但是終究我個人是不支持的,所以我希望我也可以用自己的實際行動貫徹我自己的理念,所以我刻意地要求自己做到相比其他人更加公平地照顧到身邊的每一個人,對於被孤立的人,我更是想要撥出有限且不多的精力與他們共享。

我的交友原則是不想孤立任何人。

雖然我經常感到疲憊,但是直到這件事發生前,總體上我算是能夠「收支平衡」,我透支了精力,但是我收穫了我期望的內心上的滿足,我滿足了自己的道德期望。我的同理心使我站在道德高點無時無刻地審視自己的行為,而虛榮心填補了我透支的精力。

本來這套系統本可以持續不斷地運行,就如《道德情操論》所説描述的一樣。

結果這個事件的發生,正正破壞了保證這個系統能夠維持下去最重要的兩部分的其中一部分,我非但沒能滿足虛榮心,我獲得虛榮心的其中一個重要途徑更被破壞——需要花時間建立的外在良好形象被污名化。

對方集中火力攻擊我的品格,而具體的理據當然是站不住腳的,身邊熟悉我的人對我品格認知也自然不會因為她的控訴而動搖。

但現實是:外在形象並不是以你週邊幾個人對你的認識而形成的,更多的是不熟悉你的人,甚至沒有見過面的人來定義的。謠言以我的個人能力無法控制,儘管我想要嘗試掌控局面。我也不知道結果怎樣,但是我敢肯定我的形象一定因此受損了。這很遺憾。

而她也損失了我本人本會在未來繼續分享給她的精力,這些「精力」對於她來説,本應該是最珍貴的人生財富,但是很可惜,她因為不受控制的病態精神狀況和偏執人格障礙將她自己逼到了絕境,將這些付諸東流。

我從這個事件中收穫了教訓:我付出的氾濫的同理心回報不總是能如我所望獲得等額或更多的虛榮心回報,這項投資不保本,更可能蝕大本。

違反社會規則,人為地過度幹預市場風險很高,儘管願景是好的,但就和共產主義一樣,期望的理想社會在現實中怎麼可能可以維持長久?


另外一個教訓就是對於抑鬱症患者,在交際過程中需要非常小心注意,保持相當的距離是非常重要的,留意對方有沒有按時按量服藥也很重要。

對嘗試通過自殺・自殘博得關注和同情的病人更是不能陷入他們創造的陷阱,敦促他們按時按量服藥,催促他們去心理門診獲得專業的醫療意見是我目前認為的作為普通人的唯一正確做法。在必要的時候給予最低限度的生命保護,作為普通人即可問之無愧。

將這兩個教訓,對映回我的人際關係原則上,就是未來需要謹慎處理有心病的人羣的交際,具體到憂鬱症病人上,特別是重度憂鬱症的人,不能妄想通過無限透支自己的精力一廂情願地期望他們可以走出疾病,或許其實可以,但是對於普通人來説風險過高,更有可能惹火燒身。

原則終歸是原則,並不是那麼容易動搖的,教訓帶給我的改變不觸動原則本身,只是實踐原則的時需要改善做法。對於患有重度憂鬱症的人,給予不亞於針對其他人普通人程度的關懷我即認為足夠。畢竟若果重度憂鬱症可通過人文關懷就可得到痊癒,憂鬱症的治療就不會來得這麼困難。


(等待更新 2019年12月24日凌晨)

標題什麼的不需要(๑و•̀Δ•́)و

☆ ٩(`・ω・´)و
我是可愛的OX!
好久好久沒有更新了
於是,我就寫了篇POST。
標題什麼的真是麻煩,所以就不需要,嗯٩(๑>∀<๑)۶

下面是正文:(明明全片都是廢話好麼?!)
新的個人頁做出來了!!
用了兩天完工的(昨天晚上+今天早上)。
還是扁平化風格,強忍着不讓它變成重口味風的ಥ
配色儘量低調小清新,上次做的那個個人頁發現有人Clone,所以這次就開源吧,但是我迫切地希望各位大大保留Copyright信息(๑°ㅁ°๑)!
假如沒有Copyright Information我會很傷心的ಥ

手動Clone也行,不過最好問我要,你問我要我會很高興的( ´•ω•` )可以在我的各種網站上的Contact Section裏面找到我的郵箱

其實下面才是正文:(?!)
最近好×煩啊!!!!

病了,咳嗽,頭暈、頭痛,不過因此放了5天假。

那5天我躲開了數學期中考試的評卷時期,但我還是知道了一件事情:

我數學掛了。

……

數學真掛了,數學掛了,數學掛,數學,數。。。

ಥ_ಥ

我想我該思考一下淫森了。

2014年6月9日22:09:34

[2014 春]近況

最近心情都不好,昨天(2014年4月25日)去做了沙盤,老實説沒有怎麼放鬆,雖然我沒能看到心理報告,不過從交談中我察覺到她的表情似乎還是相對正常,沒有表現出不安,應該沒什麼大問題——表面是這樣的。

不過我覺得我做過這麼多次沙盤了,其中的一些沙盤遊戲重要的心理狀態判斷的依據被我隱藏了。已經不準了,期間我多次想使用各種各樣的道具,但是由於一些“職業習慣”,我很“主觀”地“強制”自己選擇了一些讓別人看起來很和諧的東西。雖然我心情凌亂,但是我還是強制自己從零編造了一個和諧友愛的畫面,有意識地把道具擺進去……


期待下個星期的漫展(YACA)但在這之前,還有個萬惡的家長會,不過都無所謂了~


@liangyuxuan送的女僕裝送到了。謝謝他!~

 

[2013年 夏]YACA遊記

今天一大早就出門去找小夥伴們匯合了,只睡了大概5個小時左右……

早晨的巴士和地鐵車廂內都很安靜啊……大家都沒睡醒?

去到琶洲站的時候,見到好多小夥伴啊wwwww 出了地鐵站,來到M記門前,裏面已被COSer佔領……

來到地面,跟着幾個肥宅後面走,走着走着……竟然迷了路,嚶嚶 打電話給舉辦方,對方也説不清楚,查地圖也查不到(百度地圖,嘖嘖嘖),只好到處遊蕩

結果一個拐角,柳暗花明——終於找到大部隊了…… 見到排隊入場的人密密麻麻的,蛋疼死了……

一開始還找不到龍尾……嚶嚶嚶……

好不容易進去了,心裏其實極度空虛,因為不知道要幹什麼◐▽◑ 轉來轉去幾個圈,發現這個場地很小!!(o#゜ 曲゜)o 舞台也只有以前的一半大小不到(#°Д°) 舞台上的那個女的唱歌實在好聽……(/」≡ _ ≡)/~┴┴ (真心話) 結果無聊上了二樓(←致命錯誤)……

發現沒有攤位……原來二樓是攝影區……實在無聊,和呆毛坐在一旁閒聊……

實在無聊,於是我倆決定下去一樓……發現幾個工作人員攔住了下去的電梯,因為電梯停止了運轉,以為是天梯壞了,於是我們決定找其他電梯(樓梯),後來發現只有一台下行電梯,防火門全部上鎖,於是我們就把這件事情定性為——非法禁錮.(Д゜(○=(゜ 皿゜)=○)゜Д゜)

原來一樓人太多,舉辦方實行人流控制……我屮艸芔茻……

蛋疼地在二樓排了半個小時隊終於下去了……└(T_T;)┘

於是我和呆毛計劃離開,於是就走了……第一次完全意義不明的漫展結束……

2013-08-03

基本國情之南北差異

網上又開始討論 「吃桃削不削皮」了……好吧,我也加入討論…

Q:吃桃子要削皮麼?

A:要削!特別是水蜜桃!哦,當然,油桃我是不削皮的,但是水蜜桃它有·毛·啊!!

Q:那麼西紅柿炒雞蛋要不要放糖?

A:,絕對要!不然酸的我牙都軟了……

Q:豆腐腦(豆腐花)到底是鹹的的還是甜的?

A:絕對要是甜的啊……(淚目

要是是鹹的我估計要撞牆……

個人習慣,不要較真.